中国游戏杂志不为人知的内幕:那些年、那些人、那些事

苏州安仕达企业服务有限公司

2019-01-29

  在已近过去的二十年里,我们的游戏机界已经从FC平台进化到了次世代PS4平台,而同样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单机游戏也从《魔法门》发展到了今天的《上古卷轴5》这样的优秀作品。纵观国际风云大家会发现国内不管是是主机、还是单机界都依旧是死气沉沉发展缓慢。其实中国不缺乏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才,缺的是能踏踏实实肯干的开拓者,这一点在目前国内普遍投机取巧的风气下显得难能可贵。人才的确实必然照成了发展的停滞,使得即使到目前中国的主机游戏圈向来是小众的存在,作为与游戏息息相关的产品游戏杂志,在这二十年里也是磕磕碰碰一路向前,有人成功,但更多的却是不断的牺牲。

  去年3月,老牌游戏杂志电软停刊。消息传出,游戏圈里顿时炸了锅,扼腕痛惜者有之,幸灾乐祸者有之,更多人则是感叹现如今纸媒的不景气。电软正犹如那英雄末路的王者,昨日黄花的美人,即使现在已经是网络媒体一统天下的大时代,也难免招来兔死狐悲的感叹。

  曾经的主机杂志双雄只剩《游戏机实用技术》一家尚在苦苦支撑,实在是让人闻着伤心,见者流泪。

  2001年,我还是个刚上高中的小屁孩,家乡比不上一线城市有那么多的娱乐设施,那时候网吧还没普及到我们那里,街机厅里还只是一堆过时的游戏和跑马机争夺着客流,家学校家三点一线的生活就像是一潭死水毫无波澜。那个夏天的某个下午,同桌从自己邮局的母亲那里拿到了一本黑白印刷的16开杂志,上面电子游戏与软件几个大字格外醒目。也正是这本简陋的杂志让我第一次接触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,ss,dc,ps,ps2一个个从未见过的名字让我这个乡下小子大开眼界,那些全3D的画面更是让人目不暇接。从电软到游戏机实用技术,再到网络,我想很多人都是和我一样从游戏杂志开始接触游戏圈的。

  出于对当时游戏杂志的痴迷和对小编们的崇拜,在上大学接触到网络之后我曾经试图寻找过网上关于电软和UCG的消息,希望能从侧面多了解一下这两家杂志,毕竟做一个游戏编辑是很多玩家曾经的梦想,我也并不例外。

  可惜的是,当时网络上游戏杂志的消息可谓少之又少,不久之后我就死了心。而由于大学里的报刊亭不进游戏杂志,就连持续了两年的杂志购买也不得不停了下来。

  直到前几年,由于人人网,微博之类的社交网站兴起,我才又兴起了寻找自己曾经梦想的念头。不过这时候早已工作,做游戏编辑什么的也成为了过去式,而在网上找到了关于杂志的一些消息又都是毁誉参半,甚至更多的都是负面消息,实在是让人有些梦碎的失落。比如杂志不会告诉你,他们的大部分页面都是原封不动照抄国外杂志的原图,只是修修图改改文字;又比如说,UCG不会告诉你,为了维持人气,他们杂志上的小编都是固定形象,人走笔名留,所以很多时候你发现自己喜欢的小编突然性格大变,就是因为这个笔名的一代目已经人去楼空,后来的编辑不得不披上这一层已经设定好的皮。

  还比如说其实游戏杂志编辑这个职业听起来很风光,其实却是个入职门槛低到令人发指,福利薪金少到让人绝望,工作作息极度没人性的职业,所以很多编辑一有更好的工作就会毫不犹豫的跳槽走掉。UCG的编辑更新速度已经算是不错,电软后期甚至缺人缺到只要会写点东西就能入职的地步。

  今天凌晨,英雄联盟官方微博正式宣布,LOL无限乱斗模式会随金猪限定皮肤、春节庆典活动在中国时间1月29日(下周二)上线阅读